安格莱尔

欢迎扩列!一起来玩呀^_^
绑文@謮楘择木
头像基友画的我吹爆他!
嘉吹/安吹/雷吹/凯吹
主混凹凸
BL cp不吃瑞金
BG cp只吃鬼莉
emm我杂食

emmmmm

其……其实我只是想画腿来着…………


草稿流:D

hhh我也爱你!
@九岁正太 

九岁正太:

真爱生命,远离骰子。
hhhhhhh依旧爱你@安格莱尔 

嘿嘿嘿深夜肝画:D



是草稿!会抽空上色^_^

【all金㈡嘉金】夕阳砂之下

啊啊啊啊我好激动!!激动到只会说好棒嗷嗷嗷嗷!@謮楘择木 

謮楘择木:

送给可爱的安格莱尔! @安格莱尔
她画的嘉嘉超可爱的!
一点小心意。


*all金  嘉金


* ooc
   一个系列
  之后会有瑞金 雷金等


* 梗来源于乙一先生!那啥,安安这其实是一个……
  算了,不告诉你。


* 我流金 高亮注意


* 求小心心和小手手! 
   给一些评论建议吧!


  这里是择木,正在找小伙伴中!
  没想到我能继续写这个系列!
  前作:    卡金
     http://zemuqq892057748.lofter.com/post/1d4647bb_10ec94d4


      在一片红色的视野中,包围在公园四周的高楼里每扇窗户都是关着的,似乎形成了一堵巨大的墙,把他和孤独恐惧圈在了里面。


      但他现在只能静静的坐在公园的秋千上,等待的姐姐来接他回家。


      但是这一天她来得实在太晚了。


      阳光从楼房之间的缝隙照进来,无声地把世界染成一片绯红。


      这是一个很小的公园,坐落于金就读的小学对面,公园的四周被高层建筑包围着,一到傍晚,公园的周围就不再有汽车声和人的嘈杂了。剩下的只是一片宁静,或许地上还会掉着一只小孩穿的鞋。这里的公园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夕阳给周围的住宅楼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让楼房看起来很像正在向前倾的柱形怪物,从四面八方向中央压来。


      与白天的景象完全不同,或许这才是它的本貌?


      金用脚尖抵在地上来停下秋千的摇晃,把手里的玩具海盗船塞进去。


      然后离开已经玩腻了的秋千去不远处的沙池打发时间。


      但是金完全想象不到沙池有什么有趣,在这里并没有什么游戏可以玩吧?还会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会被姐姐骂的。他心想。


      到底哪里有趣呢?他突然想看看沙子到底有多深。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在沙池边上蹲了下来。


      把手掌放在沙面上,触感就像颗粒粗糙的海。他缓缓的把手按进金黄的沙粒之海里,感觉到沙从指间流了过去。


      纤细的手臂慢慢的埋入沙中,白色被黄色淹没。


      金本以为很快就会碰到沙池的底部,没想到他三分之二的手臂埋进去后居然还没有触到底。他觉得有点不对,然后把手抽了出来。


      反正回家后都弄脏了,不如干脆继续好了。


      这么想着的他再一次把手伸进了沙海里。


      这一次他的整条手臂都埋了进去,竟然还是没有碰到池底!他试探着动了一下手指,碰到了……某种柔软而有弹性的东西?


      金想抓住那个东西把它拽出来,但是怎么也够不到。然后什么东西缠到了他的手上,他摸准时机把缠在他手上的东西拉了出来,一看发现是条脏兮兮的布料,勉强能够看出原本颜色是金色。


      下面是什么呢?他心想。


      把半截肮脏的金布条放在一旁后,他又把手伸了进去,但是这次什么都没有摸到。金有点失望的打算把手收回来,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手突然地被沙池里的东西拉住了,柔软的有弹性的,这是什么?


      人类的手,


      在沙下和他的手紧紧相握?


      恐惧感袭来。


      他很想马上就把手拔出来,但是底下的人抓得很死,把他的手扣得很痛。


      在想到要向周围呼救之前,另一只手将他握成拳的手强行掰开了,另一个触感出现在他的掌心里,移动着着留下有温度的痕迹。


      是在写字?


     “ 放 我 出 去 。”


      非常可怕的命令式语气。


      然后手指离开了,紧抓着他的那只手也稍微的松开了,仍然死死的扣着但没有之前弄到那么痛的地步,像是在等待他的回答。


      他动了动自己沙下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另一个掌心。对方就势摊开来,似乎是等待他用自己的手指去写写划划。


      但他没有马上明白对方的意思,所以被狠拽了一下,疼得他眼泪都快出来了。


     “不行。”


      一边泛着泪花,一边认真地写。


      金第一次这么坐立不安,虽然现在他是蹲着的状态。


      过了一会那只手又拉过了他的手:
   
     “ 不 愿 意 ?”


      然后那边继续写道:


      “ 你 想 死 吗 ,渣渣 ?”


      好可怕!救命!!


      他拼了命的想要把手臂从沙池里拔出来,满脑子只剩下要快点离开这里回到有姐姐的家中的念头。


      “ 渣 渣 。”
 
      那手指在他的掌心上描绘着。


      “ 没 用 的 。”


      无助的他一边哭着一边努力地用尽全力书写道:


       “有用的!”


      对方显然能感受这包含的气愤恼怒。手指又动了起来,只是这一次动作轻柔了不少,把他的掌心弄得痒痒的,


      “ 哭 了 ?”


      “没有!”


      这次他是喊出来的,虽然不知道是向谁喊。


      被其他孩子排挤孤立,在无人公园里的独自等候,空空摇晃的秋千,阴影覆盖的建筑物,被扔在旁边没人要的肮脏布料。


      【孤独】


      “ 别 哭 了 。”


      掌心里的触感继续着。


      泪水渗进了沙子里,会流到了下面吗?


       “ 还 在 哭 啊 。”


       “ 再 哭 就 让 你 也 下 来 。”


      这下他可不敢了,只好扁着嘴待在原地,继续和沙下的人僵持。


      死是最差的结局,好一点的不过是一辈子都要保持着这个姿势蹲在这里。小学生金绝望地这么想。


      姐姐怎么还不来呢?但来了说不定也没法帮他脱身,也许他人生的后九十四年都要和沙子下面的那个暴力可怕的东西扯在一起,再也没办法从这个沙池里离开。


      他后悔了。


      现在天已经差不多全部黑了,周围的景色再也看不清,不远处别人家里的灯光就开始明晰起来。


      金的肚子开始咕咕叫,这时晚风吹了过来,他用在外面的那只手抹掉脸上一片未干泪痕。


      金一边在对方的手掌上写一边抽着鼻子,


      “ 你 也 一 个 人 吗 。”


      然后他的手被捏了一下,他把这当做是肯定回答。于是他继续:


     “ 我 一 直 都 是 一 个 人 。”


     “你是谁?”


     “你想出来是因为沙子下面很寂寞吗?”


      他写得很慢,但是都没有得到回答,于是他干脆不写了,反手静静的握住对方比他大的手。


      他觉得一切都慢慢的静了下来,时间的流速也渐渐缓慢。


      突然那只手扯过了他的,在上面迅速的写了什么。


      他还没来得及思考那是什么字,对方又飞快地重复写了下去。一两遍搞不清,三四遍后他也知道了那是什么词:渣渣。


      “ 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 ”


      金感到很讶异,也感到不满,想要反驳,可是没办法反抗那只手的力量,只能任着手在他的手心里一次又一次的写下去。


      虽然有点恐怖,但是意外的他明白了沙子下面的人没有恶意。


      渐渐的手指移动的速度开始变缓,扣着他的手也慢慢放松了,但是书写还在持续。金犹豫了一会儿后主动戳戳对方的掌心,那只手又写了两回渣渣后才不情愿的摊开来。


      他小心翼翼的再次将最困扰他的问题提出,


      “你到底是谁呢?”


      周围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整个街区都被泡在了黑夜里。


      他紧张的期待着。


      沙下者的动作停了许久,才开始在他的手上书写一个名字,速度不快也不慢,控制得刚刚好。


      接着就被放开了。


      金条件反射的想去抓,可是只抓到了一把泥沙,他只能把手拔出来。


      远处传来他的姐姐秋的呼唤。


      金把这件事告诉了秋,在那之后金就再也没有靠近过那片沙地了。


      后来公园被拆毁了,要在那上面建公寓。金偷偷跑去看那片沙地,结果发现它的深度根本不够埋下什么东西。


    


      [那时候没脑子,跟很多人说了这件事,结果被当成傻子。]


      穿着黑白连帽衫戴着帽子的金发少年一脸轻松地笑着说:


      [后来搬了家,这件事情就过去了。]


      [啧……谁要听你童年回忆。]


      他旁边稍高一些,坐在课桌上同样金发的少年,嫌弃的地看了他一眼。


      帽子少年无奈地笑了笑,对旁边这家伙的言行早已习以为常所以也不以为意。


       [都是十年前的事了,但是……那个感觉太真实了,没法忘记。不过对于那天还发生了什么也都忘得差不多了。]


      沉默了一会儿后,金发少年还是偏过了头凝视对方,问:


        [那个名字你还记得吗?]


        [当时就没有认出那写的是什么嘛,当然不记得了。]


        [……金。]


        [嗯?]


        [手伸出来。]
    
        [干嘛?]


        再写一次。


        直的身子正好挡住了课桌里塞着的另外半条金黄色围巾。


end


   这个系列会继续写下去的,
   不过总觉得被我写偏了,明明上一篇还是童话。这一篇就写成鬼故事了。这一定是梗的问题!23333


    对了,还有我流金的事。这个嘛,我对角色有自己的理解,本文中的金在童年中有段时间遭到排挤孤立,性格比较内向。不过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我大概在㈢或㈣里会解答。


    理一下,每篇结尾的现实生活是同一个世界,
其他都是互为平行世界。
    啊,越说越乱,难为我这文科生了。


    想尝试一下长篇呢……


   感谢看完它的小天使!
   求小心心和小手手!
   给一些评论建议吧!
     
   嘉金这么好,希望你们能喜欢!


   后续?雷金?其实那个玩具海盗船就是暗示啦!

这个人 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了。对是我。
@※◎MI_HU◎※ 

※◎MI_HU◎※:

一个上午的结果,原谅我是个没学过画画的画渣子( づ ωど)一抢到老姐的板子就开始发癫。。差点累成狗(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