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鹤言

暂退圈。



qq 2795174576
欢迎扩列💕

【也青】合


说在前面 : 这个是某晚喝了假酒,第二日突然出现在备忘录里的一篇文,名字起得超级困难。

有什么意见欢迎在评论或私信里指出。

一个,可能完全看不出的,学院趴。



—————————————————————————


嘟嘟嘟……“歪?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知不知道小爷我的睡眠很重要啊?”

…………

“你大爷的!怎么不吭声,鬼吗?神经病吧,挂了挂了。”

“诶诶,老张你等等。”电话对面终于传来不亚于鬼的幽怨声。

张楚岚寻思着这个声音怎么就那么熟悉呢?

想了想,一拍脑袋把自己给拍醒了“不是吧老青,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夜宵吃太撑也不应该找我啊?”

“没有……我失眠。想着吧也没啥朋友,就想到了你。”电话那头还传来几声凉凉的呵呵。

搞得张楚岚大半夜的一哆嗦,想想着小子找自己绝对没有什么好事。“听你扯淡,你找王也去啊。”

诸葛青沉默了一会“他就是我失眠的原因,你还想着让我去找他?”

张楚岚觉得有道理,但是突然反应过来好像有什么不对。“你……想他想到睡不着?他干什么了?又拽你的宝贝辫子了?”

“你他娘的脑子里都装了些啥。他要是来拽我辫子我可能还不会失眠。”诸葛青咬咬牙。

张楚岚从床上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刚刚把水送到嘴里就听见诸葛青在对面说:“我前几天跟他表白了一下心意……也不算是告白,但是他好像没有答应。”

噗嗤一声,水全部从嘴里喷了出来,喷得满桌子都是水渍,张楚岚想着下次也要往诸葛青的书桌上面倒水。

不过刚刚诸葛青说什么??居然表白了,这个就算了,王也还装傻拒绝?

“咳咳,你好好说……”张楚岚有点受不了惊吓。

诸葛青的声音从另一头闷闷传来“也不算是拒绝,就是以为不知道他的意思,所以我现在才会像傻逼一样失眠啊。”

张楚岚已经料到了诸葛青是来找自己干什么的了,然后下意识地就把电话给挂了。

诸葛青刚想说话,就听到一阵嘟嘟的忙音。

??????

然后他气急败坏地播了回去。不过张楚岚接起来了。

诸葛青还没有开口,就听到张楚岚一阵语重心长的话语“老青啊……不是我故意,而是这事,我。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大爷的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怎么就什么都知道了一样???”

“老青你来找我不就是想让我帮你追王也吗?”

“追个鸡儿追,我就是想让你帮我打听一下王也的准确意思。是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知道一下就好了。”

这会轮到张楚岚呆了,对着话筒嗯了好几声。也算是答应了吧,此时诸葛青很想捶他。

第二天,咖啡厅。

诸葛青,张楚岚。

两杯咖啡。大眼瞪小眼。

“说吧,要我怎么帮你。”张楚岚不给诸葛青机会,率先开口。

“其实我是这么想的,现在不是很流行什么真心话大冒险吗?你试试和王也玩,然后他输了之后就问他对我什么感觉。”

感情这算盘是一早就打好的了……张楚岚心里暗暗骂这匹狐狸。

“成。”张楚岚也不想跟诸葛青叽叽歪歪,爽快就答应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难事,问完了也就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不过你得先算算,要是我输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我算了,你保赢。”

张楚岚现在很想把诸葛青叉去化粪池。

“成成成,劳资认命行吧。招惹上你这么一个朋友,我没死还真是命大。”

现在就剩下怎么骗王也来和自己玩真心话大冒险,要是被知道了自己的目的。

可能自己离死就不远了。

“怎么了今天是?”王也扔下一张牌,看着张楚岚。他莫名其妙的被张楚岚喊出来,对方说是有要紧事十万火急,刚说完就把电话撂了,他也只能赶到对方说的那个地点。没想到这十万火急的事竟然是来玩个什么真心话大冒险。他看着对方那张贼兮兮的笑脸,觉得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唉呀,没啥没啥,就想玩玩而已。”张楚岚打了个哈哈,扔下手里的牌,“老王你输了!

“……嗯。”王也扔下牌。说:“嗬,不错嘛老张,你赢了。”

“那………真心话吧。”张楚岚笑嘻嘻的开口,“老王啊,你觉得老青怎么样?”

“……”王也没说话,半晌,他开口,“老张啊,为这事特地来问我的?”

张楚岚看着王也突然认真起来的表情,愣了楞,点点头。

“唉呀,我还以为什么大事。”王也揉了揉后脑,却带下几根发丝。他想起了诸葛青前两天来找他,那天诸葛青穿着一件黑色上衣,露出了好看的锁骨。“王道长,山人有件事想告诉你。”诸葛青勾了勾唇,“我喜欢你。你呢?”王也想到这,脸上不觉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他开口:“我………”“滴滴滴——”王也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他抱歉地看了看张楚岚,看到碧莲向他比了个OK的手势,他接起了电话。

“喂?”
“王也学长啊。我今天准备研究新课题,在做实验的时候发生了点事故......”电话里一个女生的声音传来,夹杂着些许杂音,“现在的实验室,怕是要着了......”

“实验室门后有个灭火器......”王也的声音被电话那头传来的杂音打断。他啧了一声,抬头看着张楚岚:“老张啊,我今天还有点事儿,咱俩改天再聊?”

张楚岚看这样,也不好拦人。只能说了句那咱下次再聊啊老王。

王也冲他挥挥手,捞起椅背上的外套就往实验楼去。

张楚岚喝了一口咖啡,捞过手机,拨给了诸葛青。

电话接通的很快。“老张啊,他怎么说?”

“我赢了,问他的过程中……”张楚岚沉默了一会,开口,“他刚开口就被一个妹子电话叫走了。应该是......”

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诸葛青的声音传了过来。“那就先这样吧老张,这次谢谢你啊,下回请你吃饭。”张楚岚还没来得及说完剩下的那句“化学组的人实验时发生了点误差”诸葛青就挂掉了电话。

张楚岚看着再拨过去却没人接听的电话。“嘿,这两个人真是........”他摇摇头,喝净杯中的咖啡。将手机往兜里一揣,走出了咖啡馆。

那边的王也终于解决好了实验室爆炸事故。

他挠了挠头,打了个哈欠:“行了,你下回注意点啊,我先走了。”“好的好的保证不会再发生了。”女生在一旁点头。

王也回了宿舍,结结实实地睡了一下午。傍晚十分慢悠悠地去吃了个饭。

正打算回宿舍,手机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他点开微信,一个人给他发来了十多条信息。他打字:「您哪位啊。」「……是我!学长你居然不记得我了吗!」

哦。又是你。

「你又干啥了。」王也打个哈欠,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

对方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发过来一张照片。「学长啊诸葛青学长好像醉了诶你快来把他带回去吧。」

诸葛青。王也看着那张照片,念出了这个名字。他看着照片上那人白皙的皮肤因酒而稍稍泛红,那双眯起的眼睛却是睁开了一条缝,像是弥漫着一层白色雾气。

「……哪儿?」

地址发过去了之后,王也很快就到了。他看着面前醉醺醺的诸葛青,啧了一声。买了单抗起人就走。

那个被王也一路扛着的人,现在正躺在王也公寓的床上,他像是被放在额头上的凉毛巾唤回了一点理智,支起身子,看见了王也。他撤回支着身子的手,躺在了床上。“老王啊。”王也看见那被自己放在床上的人的动作。这会又听见诸葛青叫他,他走到诸葛青身边,揉了揉那人的脸,答到:“我在。”

让王也没想到的是,那人蹭了蹭他的手。“老王......”“王也......”"王道长......"那狐狸躺在床上嘴里却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他揉了揉头发,发出了一声含糊不清的叹息:“青,我在。”他伏下身子,抱住了诸葛青。

怀里的小狐狸身子有了一瞬地僵硬。,但很快,他抬起手揽住了王也。他把头埋在王也肩窝,发出的声音闷闷的:“老王。”之后就没动静了,就在王也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诸葛青又小声的说了句话,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但是王也听见了。他说的是:“你的答复呢”

王也看着他这样子,笑意突然涌上心头,是发自内地的开心。原来诸葛青是真的喜欢我啊,他想。“王也......"诸葛青拉住他的手臂,像是在等他的回复。王也揉了揉他的头发,在那人唇角上留下一吻,复而将诸葛青压在身下,嘴唇贴近他的耳朵,缓缓吹了口气,满意的看着白嫩的耳尖变得通红,才说道:“青,我也是。”

【一人之下/也青】告白。

emmm白嫖好久来交个党费。

梗是那个「一人说'我喜欢你'另一人说'再来一遍'。谁先害羞就輸了。」




“成,老王你又输了。这样吧,你和老青一起来受个惩罚吧。”看到张楚岚发来的信息,王也就知道这人又有什么鬼点子了,只不过还要带上老青…他猜不准诸葛青的心思,也不愿算。他半躺在沙发上,等着那狐狸的回答。“怎么老王输了,还要拉上我?”诸葛青的手指在屏幕上敲敲点点。屏幕的亮光衬得他的肤色越发白皙。“就是老王说「我喜欢你」,然后老青回答「再来一遍」。就这么一直重复,谁先害羞了的话谁就输了。看看你们半仙儿两个谁会输呀~~~”看着跟在后面的几个波浪号,王也隔着屏幕都能感到张楚岚阴险的笑。

他开始后悔前两天跟张楚岚说过的话了。唉。他想,只是个游戏……如果老青没那意思,至少………还能继续做朋友。但是如果……他想起了诸葛青平时撩过的那些小姑娘。算了。不可能有这个如果的吧。

王也放下手机,扭头看着坐在沙发另一头的诸葛青。他闭上眼睛,开口道。

“我喜欢你。”

诸葛青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变化:“再来一遍。”

“青。”王也突然直起身子。这个字他唤的颇有些意趣,分明是克制而淡然的,却像是早在舌尖上滚过千回一般,尾音由带着深沉的余韵。他看着诸葛青,“我喜欢你。”明明是几个平常的字,王也说出来却带着一种别样的感觉。

“……再来一遍。”诸葛青脸上有些微微泛红。

“诸葛青,我喜欢你。”王也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他的身边。额前的碎发被撩起,那原本懒散的样子现在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满都是诸葛青。

诸葛青脸上泛起了红晕:“………嗯。”

王也看见诸葛青泛红的脸颊和发丝下红透了的耳朵。他低低的笑了一声。看来………还真有这个如果。

“老王啊。”诸葛青这时突然开口,他撩了撩过长的头发,脸上难得得出现了正经的神色。“我喜欢你。”

王也笑了。他说。

“我也喜欢你啊。”


o(^▽^)o

是隔了很久又重拾的指绘………


画了个自己o(^_^)o

嘿嘿是给择木@择木zemuCQL 的画啦( ̄▽ ̄)

作为你的绑画我一直没怎么画真是抱歉啦(´・_・`)

原文是@择木zemuCQL 的《放课后少女》http://zemuqq892057748.lofter.com/post/1d4647bb_117e20bf

悄咪咪的说一句 欢迎各位小天使来找我聊天哦(=゚ω゚)ノ

emmmmm

其……其实我只是想画腿来着…………


草稿流:D

hhh我也爱你!
@九岁正太 

九岁正太:

真爱生命,远离骰子。
hhhhhhh依旧爱你@安格莱尔 

嘿嘿嘿深夜肝画:D



是草稿!会抽空上色^_^

【all金㈡嘉金】夕阳砂之下

啊啊啊啊我好激动!!激动到只会说好棒嗷嗷嗷嗷!@謮楘择木 

謮楘择木:

送给可爱的安格莱尔! @安格莱尔
她画的嘉嘉超可爱的!
一点小心意。


*all金  嘉金


* ooc
   一个系列
  之后会有瑞金 雷金等


* 梗来源于乙一先生!那啥,安安这其实是一个……
  算了,不告诉你。


* 我流金 高亮注意


* 求小心心和小手手! 
   给一些评论建议吧!


  这里是择木,正在找小伙伴中!
  没想到我能继续写这个系列!
  前作:    卡金
     http://zemuqq892057748.lofter.com/post/1d4647bb_10ec94d4


      在一片红色的视野中,包围在公园四周的高楼里每扇窗户都是关着的,似乎形成了一堵巨大的墙,把他和孤独恐惧圈在了里面。


      但他现在只能静静的坐在公园的秋千上,等待的姐姐来接他回家。


      但是这一天她来得实在太晚了。


      阳光从楼房之间的缝隙照进来,无声地把世界染成一片绯红。


      这是一个很小的公园,坐落于金就读的小学对面,公园的四周被高层建筑包围着,一到傍晚,公园的周围就不再有汽车声和人的嘈杂了。剩下的只是一片宁静,或许地上还会掉着一只小孩穿的鞋。这里的公园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夕阳给周围的住宅楼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让楼房看起来很像正在向前倾的柱形怪物,从四面八方向中央压来。


      与白天的景象完全不同,或许这才是它的本貌?


      金用脚尖抵在地上来停下秋千的摇晃,把手里的玩具海盗船塞进去。


      然后离开已经玩腻了的秋千去不远处的沙池打发时间。


      但是金完全想象不到沙池有什么有趣,在这里并没有什么游戏可以玩吧?还会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会被姐姐骂的。他心想。


      到底哪里有趣呢?他突然想看看沙子到底有多深。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在沙池边上蹲了下来。


      把手掌放在沙面上,触感就像颗粒粗糙的海。他缓缓的把手按进金黄的沙粒之海里,感觉到沙从指间流了过去。


      纤细的手臂慢慢的埋入沙中,白色被黄色淹没。


      金本以为很快就会碰到沙池的底部,没想到他三分之二的手臂埋进去后居然还没有触到底。他觉得有点不对,然后把手抽了出来。


      反正回家后都弄脏了,不如干脆继续好了。


      这么想着的他再一次把手伸进了沙海里。


      这一次他的整条手臂都埋了进去,竟然还是没有碰到池底!他试探着动了一下手指,碰到了……某种柔软而有弹性的东西?


      金想抓住那个东西把它拽出来,但是怎么也够不到。然后什么东西缠到了他的手上,他摸准时机把缠在他手上的东西拉了出来,一看发现是条脏兮兮的布料,勉强能够看出原本颜色是金色。


      下面是什么呢?他心想。


      把半截肮脏的金布条放在一旁后,他又把手伸了进去,但是这次什么都没有摸到。金有点失望的打算把手收回来,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手突然地被沙池里的东西拉住了,柔软的有弹性的,这是什么?


      人类的手,


      在沙下和他的手紧紧相握?


      恐惧感袭来。


      他很想马上就把手拔出来,但是底下的人抓得很死,把他的手扣得很痛。


      在想到要向周围呼救之前,另一只手将他握成拳的手强行掰开了,另一个触感出现在他的掌心里,移动着着留下有温度的痕迹。


      是在写字?


     “ 放 我 出 去 。”


      非常可怕的命令式语气。


      然后手指离开了,紧抓着他的那只手也稍微的松开了,仍然死死的扣着但没有之前弄到那么痛的地步,像是在等待他的回答。


      他动了动自己沙下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另一个掌心。对方就势摊开来,似乎是等待他用自己的手指去写写划划。


      但他没有马上明白对方的意思,所以被狠拽了一下,疼得他眼泪都快出来了。


     “不行。”


      一边泛着泪花,一边认真地写。


      金第一次这么坐立不安,虽然现在他是蹲着的状态。


      过了一会那只手又拉过了他的手:
   
     “ 不 愿 意 ?”


      然后那边继续写道:


      “ 你 想 死 吗 ,渣渣 ?”


      好可怕!救命!!


      他拼了命的想要把手臂从沙池里拔出来,满脑子只剩下要快点离开这里回到有姐姐的家中的念头。


      “ 渣 渣 。”
 
      那手指在他的掌心上描绘着。


      “ 没 用 的 。”


      无助的他一边哭着一边努力地用尽全力书写道:


       “有用的!”


      对方显然能感受这包含的气愤恼怒。手指又动了起来,只是这一次动作轻柔了不少,把他的掌心弄得痒痒的,


      “ 哭 了 ?”


      “没有!”


      这次他是喊出来的,虽然不知道是向谁喊。


      被其他孩子排挤孤立,在无人公园里的独自等候,空空摇晃的秋千,阴影覆盖的建筑物,被扔在旁边没人要的肮脏布料。


      【孤独】


      “ 别 哭 了 。”


      掌心里的触感继续着。


      泪水渗进了沙子里,会流到了下面吗?


       “ 还 在 哭 啊 。”


       “ 再 哭 就 让 你 也 下 来 。”


      这下他可不敢了,只好扁着嘴待在原地,继续和沙下的人僵持。


      死是最差的结局,好一点的不过是一辈子都要保持着这个姿势蹲在这里。小学生金绝望地这么想。


      姐姐怎么还不来呢?但来了说不定也没法帮他脱身,也许他人生的后九十四年都要和沙子下面的那个暴力可怕的东西扯在一起,再也没办法从这个沙池里离开。


      他后悔了。


      现在天已经差不多全部黑了,周围的景色再也看不清,不远处别人家里的灯光就开始明晰起来。


      金的肚子开始咕咕叫,这时晚风吹了过来,他用在外面的那只手抹掉脸上一片未干泪痕。


      金一边在对方的手掌上写一边抽着鼻子,


      “ 你 也 一 个 人 吗 。”


      然后他的手被捏了一下,他把这当做是肯定回答。于是他继续:


     “ 我 一 直 都 是 一 个 人 。”


     “你是谁?”


     “你想出来是因为沙子下面很寂寞吗?”


      他写得很慢,但是都没有得到回答,于是他干脆不写了,反手静静的握住对方比他大的手。


      他觉得一切都慢慢的静了下来,时间的流速也渐渐缓慢。


      突然那只手扯过了他的,在上面迅速的写了什么。


      他还没来得及思考那是什么字,对方又飞快地重复写了下去。一两遍搞不清,三四遍后他也知道了那是什么词:渣渣。


      “ 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 ”


      金感到很讶异,也感到不满,想要反驳,可是没办法反抗那只手的力量,只能任着手在他的手心里一次又一次的写下去。


      虽然有点恐怖,但是意外的他明白了沙子下面的人没有恶意。


      渐渐的手指移动的速度开始变缓,扣着他的手也慢慢放松了,但是书写还在持续。金犹豫了一会儿后主动戳戳对方的掌心,那只手又写了两回渣渣后才不情愿的摊开来。


      他小心翼翼的再次将最困扰他的问题提出,


      “你到底是谁呢?”


      周围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整个街区都被泡在了黑夜里。


      他紧张的期待着。


      沙下者的动作停了许久,才开始在他的手上书写一个名字,速度不快也不慢,控制得刚刚好。


      接着就被放开了。


      金条件反射的想去抓,可是只抓到了一把泥沙,他只能把手拔出来。


      远处传来他的姐姐秋的呼唤。


      金把这件事告诉了秋,在那之后金就再也没有靠近过那片沙地了。


      后来公园被拆毁了,要在那上面建公寓。金偷偷跑去看那片沙地,结果发现它的深度根本不够埋下什么东西。


    


      [那时候没脑子,跟很多人说了这件事,结果被当成傻子。]


      穿着黑白连帽衫戴着帽子的金发少年一脸轻松地笑着说:


      [后来搬了家,这件事情就过去了。]


      [啧……谁要听你童年回忆。]


      他旁边稍高一些,坐在课桌上同样金发的少年,嫌弃的地看了他一眼。


      帽子少年无奈地笑了笑,对旁边这家伙的言行早已习以为常所以也不以为意。


       [都是十年前的事了,但是……那个感觉太真实了,没法忘记。不过对于那天还发生了什么也都忘得差不多了。]


      沉默了一会儿后,金发少年还是偏过了头凝视对方,问:


        [那个名字你还记得吗?]


        [当时就没有认出那写的是什么嘛,当然不记得了。]


        [……金。]


        [嗯?]


        [手伸出来。]
    
        [干嘛?]


        再写一次。


        直的身子正好挡住了课桌里塞着的另外半条金黄色围巾。


end


   这个系列会继续写下去的,
   不过总觉得被我写偏了,明明上一篇还是童话。这一篇就写成鬼故事了。这一定是梗的问题!23333


    对了,还有我流金的事。这个嘛,我对角色有自己的理解,本文中的金在童年中有段时间遭到排挤孤立,性格比较内向。不过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我大概在㈢或㈣里会解答。


    理一下,每篇结尾的现实生活是同一个世界,
其他都是互为平行世界。
    啊,越说越乱,难为我这文科生了。


    想尝试一下长篇呢……


   感谢看完它的小天使!
   求小心心和小手手!
   给一些评论建议吧!
     
   嘉金这么好,希望你们能喜欢!


   后续?雷金?其实那个玩具海盗船就是暗示啦!

这个人 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了。对是我。
@※◎MI_HU◎※ 

※◎MI_HU◎※:

一个上午的结果,原谅我是个没学过画画的画渣子( づ ωど)一抢到老姐的板子就开始发癫。。差点累成狗(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