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鹤言

突然入aph大坑
杂食


欢迎扩列💕
qq 2795174576

【也青】合


说在前面 : 这个是某晚喝了假酒,第二日突然出现在备忘录里的一篇文,名字起得超级困难。

有什么意见欢迎在评论或私信里指出。

一个,可能完全看不出的,学院趴。



—————————————————————————


嘟嘟嘟……“歪?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知不知道小爷我的睡眠很重要啊?”

…………

“你大爷的!怎么不吭声,鬼吗?神经病吧,挂了挂了。”

“诶诶,老张你等等。”电话对面终于传来不亚于鬼的幽怨声。

张楚岚寻思着这个声音怎么就那么熟悉呢?

想了想,一拍脑袋把自己给拍醒了“不是吧老青,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夜宵吃太撑也不应该找我啊?”

“没有……我失眠。想着吧也没啥朋友,就想到了你。”电话那头还传来几声凉凉的呵呵。

搞得张楚岚大半夜的一哆嗦,想想着小子找自己绝对没有什么好事。“听你扯淡,你找王也去啊。”

诸葛青沉默了一会“他就是我失眠的原因,你还想着让我去找他?”

张楚岚觉得有道理,但是突然反应过来好像有什么不对。“你……想他想到睡不着?他干什么了?又拽你的宝贝辫子了?”

“你他娘的脑子里都装了些啥。他要是来拽我辫子我可能还不会失眠。”诸葛青咬咬牙。

张楚岚从床上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刚刚把水送到嘴里就听见诸葛青在对面说:“我前几天跟他表白了一下心意……也不算是告白,但是他好像没有答应。”

噗嗤一声,水全部从嘴里喷了出来,喷得满桌子都是水渍,张楚岚想着下次也要往诸葛青的书桌上面倒水。

不过刚刚诸葛青说什么??居然表白了,这个就算了,王也还装傻拒绝?

“咳咳,你好好说……”张楚岚有点受不了惊吓。

诸葛青的声音从另一头闷闷传来“也不算是拒绝,就是以为不知道他的意思,所以我现在才会像傻逼一样失眠啊。”

张楚岚已经料到了诸葛青是来找自己干什么的了,然后下意识地就把电话给挂了。

诸葛青刚想说话,就听到一阵嘟嘟的忙音。

??????

然后他气急败坏地播了回去。不过张楚岚接起来了。

诸葛青还没有开口,就听到张楚岚一阵语重心长的话语“老青啊……不是我故意,而是这事,我。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大爷的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怎么就什么都知道了一样???”

“老青你来找我不就是想让我帮你追王也吗?”

“追个鸡儿追,我就是想让你帮我打听一下王也的准确意思。是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知道一下就好了。”

这会轮到张楚岚呆了,对着话筒嗯了好几声。也算是答应了吧,此时诸葛青很想捶他。

第二天,咖啡厅。

诸葛青,张楚岚。

两杯咖啡。大眼瞪小眼。

“说吧,要我怎么帮你。”张楚岚不给诸葛青机会,率先开口。

“其实我是这么想的,现在不是很流行什么真心话大冒险吗?你试试和王也玩,然后他输了之后就问他对我什么感觉。”

感情这算盘是一早就打好的了……张楚岚心里暗暗骂这匹狐狸。

“成。”张楚岚也不想跟诸葛青叽叽歪歪,爽快就答应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难事,问完了也就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不过你得先算算,要是我输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我算了,你保赢。”

张楚岚现在很想把诸葛青叉去化粪池。

“成成成,劳资认命行吧。招惹上你这么一个朋友,我没死还真是命大。”

现在就剩下怎么骗王也来和自己玩真心话大冒险,要是被知道了自己的目的。

可能自己离死就不远了。

“怎么了今天是?”王也扔下一张牌,看着张楚岚。他莫名其妙的被张楚岚喊出来,对方说是有要紧事十万火急,刚说完就把电话撂了,他也只能赶到对方说的那个地点。没想到这十万火急的事竟然是来玩个什么真心话大冒险。他看着对方那张贼兮兮的笑脸,觉得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唉呀,没啥没啥,就想玩玩而已。”张楚岚打了个哈哈,扔下手里的牌,“老王你输了!

“……嗯。”王也扔下牌。说:“嗬,不错嘛老张,你赢了。”

“那………真心话吧。”张楚岚笑嘻嘻的开口,“老王啊,你觉得老青怎么样?”

“……”王也没说话,半晌,他开口,“老张啊,为这事特地来问我的?”

张楚岚看着王也突然认真起来的表情,愣了楞,点点头。

“唉呀,我还以为什么大事。”王也揉了揉后脑,却带下几根发丝。他想起了诸葛青前两天来找他,那天诸葛青穿着一件黑色上衣,露出了好看的锁骨。“王道长,山人有件事想告诉你。”诸葛青勾了勾唇,“我喜欢你。你呢?”王也想到这,脸上不觉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他开口:“我………”“滴滴滴——”王也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他抱歉地看了看张楚岚,看到碧莲向他比了个OK的手势,他接起了电话。

“喂?”
“王也学长啊。我今天准备研究新课题,在做实验的时候发生了点事故......”电话里一个女生的声音传来,夹杂着些许杂音,“现在的实验室,怕是要着了......”

“实验室门后有个灭火器......”王也的声音被电话那头传来的杂音打断。他啧了一声,抬头看着张楚岚:“老张啊,我今天还有点事儿,咱俩改天再聊?”

张楚岚看这样,也不好拦人。只能说了句那咱下次再聊啊老王。

王也冲他挥挥手,捞起椅背上的外套就往实验楼去。

张楚岚喝了一口咖啡,捞过手机,拨给了诸葛青。

电话接通的很快。“老张啊,他怎么说?”

“我赢了,问他的过程中……”张楚岚沉默了一会,开口,“他刚开口就被一个妹子电话叫走了。应该是......”

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诸葛青的声音传了过来。“那就先这样吧老张,这次谢谢你啊,下回请你吃饭。”张楚岚还没来得及说完剩下的那句“化学组的人实验时发生了点误差”诸葛青就挂掉了电话。

张楚岚看着再拨过去却没人接听的电话。“嘿,这两个人真是........”他摇摇头,喝净杯中的咖啡。将手机往兜里一揣,走出了咖啡馆。

那边的王也终于解决好了实验室爆炸事故。

他挠了挠头,打了个哈欠:“行了,你下回注意点啊,我先走了。”“好的好的保证不会再发生了。”女生在一旁点头。

王也回了宿舍,结结实实地睡了一下午。傍晚十分慢悠悠地去吃了个饭。

正打算回宿舍,手机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他点开微信,一个人给他发来了十多条信息。他打字:「您哪位啊。」「……是我!学长你居然不记得我了吗!」

哦。又是你。

「你又干啥了。」王也打个哈欠,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

对方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发过来一张照片。「学长啊诸葛青学长好像醉了诶你快来把他带回去吧。」

诸葛青。王也看着那张照片,念出了这个名字。他看着照片上那人白皙的皮肤因酒而稍稍泛红,那双眯起的眼睛却是睁开了一条缝,像是弥漫着一层白色雾气。

「……哪儿?」

地址发过去了之后,王也很快就到了。他看着面前醉醺醺的诸葛青,啧了一声。买了单抗起人就走。

那个被王也一路扛着的人,现在正躺在王也公寓的床上,他像是被放在额头上的凉毛巾唤回了一点理智,支起身子,看见了王也。他撤回支着身子的手,躺在了床上。“老王啊。”王也看见那被自己放在床上的人的动作。这会又听见诸葛青叫他,他走到诸葛青身边,揉了揉那人的脸,答到:“我在。”

让王也没想到的是,那人蹭了蹭他的手。“老王......”“王也......”"王道长......"那狐狸躺在床上嘴里却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他揉了揉头发,发出了一声含糊不清的叹息:“青,我在。”他伏下身子,抱住了诸葛青。

怀里的小狐狸身子有了一瞬地僵硬。,但很快,他抬起手揽住了王也。他把头埋在王也肩窝,发出的声音闷闷的:“老王。”之后就没动静了,就在王也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诸葛青又小声的说了句话,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但是王也听见了。他说的是:“你的答复呢”

王也看着他这样子,笑意突然涌上心头,是发自内地的开心。原来诸葛青是真的喜欢我啊,他想。“王也......"诸葛青拉住他的手臂,像是在等他的回复。王也揉了揉他的头发,在那人唇角上留下一吻,复而将诸葛青压在身下,嘴唇贴近他的耳朵,缓缓吹了口气,满意的看着白嫩的耳尖变得通红,才说道:“青,我也是。”

评论

热度(65)